TZovo

大号忘记密码orz
专注冷cp
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冷cp捂热……【应该】

这是一个梗

每个人小时候都渴望得到一把威风凛凛,做工精致的枪,但只有成年的时候才可以得到。

有一个孩子在这一天迎来了他的十八岁生日。根据规定他被授予一把枪。

孩子接过这把枪,发现它好沉,和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。他甚至不能单手拿太久,只能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。

主持成年礼的牧师站在孩子面前,低沉笃定地讲解着孩子听不懂的枪的用法。

太深奥了。孩子想,一阵接着一阵的恐慌涌上心头。

他看着手中的枪,听着耳边绵绵不断的教诲。

“……好了,它属于你了。”牧师用一种近乎温柔慈爱的语气说到。

孩子抬头看了一眼牧师,牧师正温和地看着他,用眼神鼓励他尝试;孩子又扫了一眼周围的参加仪式的成人们——他们的目光和牧师一样,不停地催促着他。

孩子揉了揉眼睛,看向牧师,正准备开口,却惊恐地发现,牧师的双眼不断被拉长,直至变成两支黑黝黝的枪管,直直地对着他。

他吓得后退了几步,求助的眼神投向周围的大人们。

而大人们把自己头转了过来,数不清的枪管对着近乎尖叫出声的孩子。

孩子发现,无数的枪管把他包围起来。他想大叫,却发现没人能救他。

没有人。他喃喃着,抱着自己的枪绝望地想。

他看向手中的枪,颤抖地把它举起。

“砰——”枪声响起,但却没有结束。

“砰——”

“砰——”

“砰——”

……

枪声接二连三地响起,伴随着子弹嵌入血肉的声音。

“砰——”最后一声枪响。

教堂里再也没有一个人了。

放出来鞭策自己写վ'ᴗ' ի

【晃真】Cold winter

冷cp自割腿肉

配合同名bgm食用更佳

现代paro 我流式ooc

天雷慎入

求求你们千万别挂我【划掉】挂了能给我cp涨热度嘛?

『一』

在被第三个女友甩下一句冷冰冰的“分手”后,游木真有点不知所措地蹲在积雪的马路边,看着自己哈出的白气染上眼镜,在微弱的灯光下四处飘散。他伸手在空气中抓了一下,仿佛想抓住些什么。
徒劳。真内心默念着,站起了身。他把双手插进夹克外套,蜷着身子,像个年迈老人一样往回走。
深夜的路上没有几个行人。真想,这样正好,就没有人看到糟糕的我了。

雪突如其来。毫无防备的真只得躲进路旁的便利店。他想了想,还是在进门前抖落身上的积雪,才踏进自动门。
店里只有一个年轻店员在打瞌睡,不过睡眠很浅。在真进来那一瞬间,他就醒了,迷迷糊糊地露出防备的表情,像某种大型犬。看清楚来人之后,他换上皮笑肉不笑的笑容:“欢迎光临——”
……这样更恐怖了。真推了一下滑到鼻梁的眼镜,有点被吓到。但奇怪的是,他被甩的抑郁的心情好了一点。

把前女友和店员抛到脑后,真决定买些零食慰劳自己。
真拿起了一包海鲜味薯片,不自觉地放进购物篮。他突然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爱吃的pocky,是前女友的最爱。
“笨蛋。”真小声地吐槽傻乎乎的自己,把海鲜薯片放回原来的位置,然后挑了几盒自己爱吃的草莓pocky。

路过冰柜时,真停顿一下。
他是不喝酒的。但是“既然失恋了就醉一次吧”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盘旋良久,驱使他把手伸进去,拿出两罐冰啤酒。

大概是被吵醒的缘故,结账的时候店员一直摆着张臭脸,仿佛全世界欠了他八百万。在看到啤酒那一瞬间,他的脸更臭了,低声咒骂了一句。
原话真没怎么听清,但无所谓,这与他无关。

提着一大袋零食,真低着透走出便利店,坐在门前的长椅上。
雪越下越大,没有要停的迹象。
真随手拆开了一盒pocky,拿出一根叼在嘴里,又拿出一罐啤酒握在手里。
“噫,考(好)苹(冰)!”真发出了小小的惊呼。他无法想象这冰冷的液体顺着食道进入胃里会发生什么情况。想了半天,他决定用手捂热再喝。
越来越多的雪花飘到椅子上。真咬碎了嘴里的pocky,捂着啤酒,抬头看着只有乌云的夜空,第一次发现冬天真冷。

『二』

冬夜。
便利店店员大神晃牙正百无聊赖地站在收银柜台前看店。
『深夜看店无聊透顶,为什么本大爷要为该死的奖金自动申请午夜值班啊??』
晃牙脑海里刷屏不断,然而现实是,他还是摆脱不了要跟货柜上的炸鸡大眼瞪小眼的命运。
迷迷糊糊间晃牙睡着了,梦里他在和别人赛车。

“叮——”自动门开了。
晃牙被吵醒了,在梦中他快要超过第一名的时候。
哪个混蛋啊?晃牙不满地想道。又突然想起还在值班,急忙换上他自认为最标准的营业笑容——虽然不止一次被店长吐槽“熊孩子都怕的凶恶表情”,冲着来客说出他烂熟于心的台词:“欢迎光临——”
可惜他的热情并不被买账。只见带着蓝色土气眼镜的客人抖了一下,闪身进了货架。
切,不过就是个眼镜豆芽菜。晃牙不服气地想。

结账的时候,晃牙有点心不在焉。他开始动摇了:自己真的很吓人吗?不,这一切都是辣鸡店长的片面之词,本大爷的笑容是最专业的。
晃牙内心又充满了自信,他甚至觉得眼前的“眼镜豆芽菜”都顺眼起来,正当他准备再次扬起标准笑容时,他看到了两瓶冰啤酒。
雪夜,啤酒这两个关键词让他想起之前失恋酗酒的姐姐。她喝了很多,也吐了很多。这些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全都吐在他身上了。
“混蛋。”晃牙咬牙切齿,没注意客人又抖了一下。

『三』

太无聊了。已经无聊到观察坐在门外的眼镜豆芽菜了。晃牙暗暗唾弃自己。
但很快,他又为自己辩解:难道本大爷还要和一只炸鸡大眼瞪小眼吗?

『四』

真拿出一根pocky叼在嘴里。
晃牙OS:为什么大晚上在便利店门口吃pocky啊?回家吃啊,想冻死在门外影响生意吗?
真把啤酒捂在手里。
晃牙OS:……是傻子吗怎么可能捂热。

『五』

大神晃牙从来是个心口不一的男人。
他会吐槽工作无聊,但又在这家换人比换衣服还快便利店兼职了三年。
他会吐槽不回家的醉汉,但又懂每个酒鬼背后的孤独。
他心里有一面镜子,清晰地映着众生百态,却总是被他藏起来。

『六』

晃牙取出热水壶,烧一壶水。
水咕噜噜地响着,给这个冬天增加了点温度。
晃牙把热水倒进泡面碗里,转身从冰柜拿出一罐啤酒,小心放了进去。
他没有忘记要付钱。
然而他摸遍全身,都没找到一分钱。
于是他潦草地留了一张便条,贴在收银机旁——
“店长啤酒钱从我工资里扣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神晃牙”

『七』

真不知道在门外坐了多久。他只知道他快把买的pocky吃完了。
手里的啤酒还是凉嗖嗖的,不过可能是因为握太久,手已经没有知觉,自然感觉不到寒冷。
喝完这罐啤酒再走吧。真这样和自己约定着。

『八』

晃牙拿着温好的啤酒走出便利店。一开门,他就在迎面扑来的冷气中打了个哆嗦。
好冷。他想着,走到发呆的真的面前。

『九』

真的意识有点恍惚。他迷迷糊糊地想,其实在这里呆一晚也不错。
至于手中的啤酒,他早就忘了。

『十』

晃牙把温好的啤酒扔进了真的怀里,自己拿走了那罐冰啤酒,拉开拉环,坐在长椅的另一端,自顾自喝起来。
真如梦方醒:“那个……店员君……这是……”
晃牙冷哼一声,喝着酒,并不答话。

真是个很细心的人。他扫了一眼晃牙的胸牌,决定换一个方式开口:“那个,大神君,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?谢谢你的啤酒,不过我不是很需要……”
剩下的话在看到晃牙的脸色后被吞进肚子里。

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。
过了一会,晃牙别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你是傻子吗?本大爷才不想管你。”
真转头看他,发现他的耳朵红到根部,不知是冷的还是因为什么。

『十一』

手里的啤酒散发着热量,真的手渐渐恢复知觉。
今晚不太冷。
真这么想着,一边喝着酒,一边看着晃牙回到店里。

『十二』

早上七点,晃牙打着哈欠,和前来换班同事交接。
他走出门,发现有人在长椅后的玻璃上用手指在雾气中写了几个字:
“谢谢。游木真”
鬼使神差地,晃牙在那个名字后写下自己的名字,然后做贼似的逃了。

喜欢请留评论红心小蓝手😃

这样才能继续在南极点用爱发电😃